中国这十年·斯人)“太空红娘锁”研制团队:中国航天要自己探索新的路

中新社上海8月24日电 题:“太空红娘锁”研制团队:中国航天要自己探索新的路

眼下,中国空间站正在太空如火如荼地建造。约百吨重的组合体,靠火箭一次发射是上不了太空的,于是,航天人将一个个航天器陆续发射上去,在太空“搭积木”。这个建造过程,离不开一个关键部件——对接机构,它又被称为“太空红娘锁”。

11年前,中国成功拥有了自己的“太空红娘锁”,成为继美、俄之后,世界上第三个独立掌握交会对接技术的国家。这一过程,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载人飞船副总设计师、空间实验室副总设计师张崇峰看来,“并不容易”。

1992年9月,中国确定载人航天“三步走”发展战略,对接机构技术是实现工程第二步要突破的核心关键技术之一。

张崇峰近日在受访时回忆,这样一项核心关键技术,当年令中国载人航天研制团队十分头疼。当时,只有俄罗斯和美国掌握了空间交会对接技术,能够独立研制对接机构的只有俄罗斯,美国一般都是向俄方采购。在中国有几种声音:买实物、买技术、自己研发。

中国载人航天研制团队曾赴俄罗斯企业对接机构研制车间参观,询问价格得知,仅购买其对接机构技术的设计专利就需要1亿美元,引进成熟技术和现成产品还要再花一大笔费用。

张崇峰说,一方面,那时候,我们不一定付得起;另一方面,我们国家老一辈的决策者讲的是:中国的航天要走很远,要走自己的路。

中国要建立自己的空间站,所需的对接机构不是一套、两套,如果靠买,算下来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。最后,中国航天选择建立一支研制队伍。

1995年初,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成立对接机构研制队伍,团队仅有7人,张崇峰是其中之一。

“太空红娘锁”把两头的航天器在太空中连接起来,就像“太空接吻”(交会对接),让航天器紧紧相连,才能在太空中进行空间站的组装建造,提供物资运送对接、人员天地往返。

2011年11月3日凌晨,“神舟八号”与“天宫一号”成功对接,在太空上演了一场属于中国的“太空之吻”盛景,标志着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独立掌握交会对接技术的国家。

张崇峰说,这一路并不容易,一方面,团队从零开始进行关键技术攻关,一开始有各种各样的技术问题解决不了;另一方面,那时候国家对航天投入也有限,团队坚持下来实属不易。

在他看来,搞载人航天,神经要足够粗壮才能经受得住各种各样的问题,“在结果出来之前,谁都不知道做得对不对,你得坚持下去,并相信最后一刻的惊喜确实会来。”

2011年,惊喜终于来了。在那个凌晨,中国航天收获了16年前“下决心自己研制”的回报。

往后的十余年,中国航天发展脚步越来越快,对接机构的需求越来越多,研制队伍逐步壮大。张崇峰介绍,从发射数量上看,原来是两年发射一次,现在多的时候,1年完成了5次发射、进行了4次空间对接。

从内容上看,第一代“轻量级”对接机构用在“神舟八号”至“神舟十一号”上,用于神舟飞船和天宫实验室的对接;第二代“重量级”对接机构用于中国空间站组装,用于神舟十二号、全部的货运飞船产品,以及中国空间站天和核心舱上,这一代的对接机构要适应空间站建造阶段8吨至180吨的大吨位、全方向(各个方向)的对接。

从2011年首次亮相至今,“太空红娘锁”已经走过11年。11年间,中国实施了21次精准可靠对接,张崇峰引领团队实现对接机构从无人到有人、自动到手控、几天到6.5小时、轴向对接到全方向对接的突破。

2022年,对接机构迎来一场“大考”,尤其是中国空间站的问天、梦天两个实验舱各自与天和核心舱的对接过程,是重量级选手之间的“太空接吻考试”。

考验不断,惊喜也有。张崇峰新近入选成为2022年上海“最美科技工作者”之一。他说,自己从一个怀抱航天热情的学生,到有幸加入并看到国家航天事业的进步,回想这些年,有难度,有挑战,有意义,有价值。

2022年,中国将正式完成中国空间站的在轨建造,也欢迎各个国家的舱段来对接中国空间站。

下一步往哪走?张崇峰说,中国航天经历了从跟跑到并跑的发展阶段,当下有些领域已从并跑进入领跑阶段,后续的路如何走,需要中国航天人自己去创新探索……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