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莉希拉·陈:当她准备从哈佛退学时是一个孩子让她改变决定

一向朴素的她罕见地化了妆,穿上了一件红色大花连衣裙,看起来很是精神漂亮。

▲大多数时候,普莉希拉·陈是这样的——简朴、随意,连指甲油都不涂,完全是我们身边的普通人

无论是脸书上还是油管上,处处都充满了对普莉希拉的激赞,对她所投身的公益事业的肯定。

小扎娶对了媳妇、普莉希拉的故事跟小扎的故事一样精彩、粗服乱发的她看起来是那样可爱……

倒是ayawawa这种号称情感博主的网红,屡屡嘲讽普莉希拉其貌不扬,黝黑粗壮,只能依靠学历找男友。

2015年,小扎夫妇的第一个宝宝Max出生后,小两口宣布捐出所持股份的99%(价值450亿美元),成立一个旨在发展教育、医学、科学的慈善机构——陈扎克伯格基金会(CZI)。

2016年,普莉希拉又成立了一间非营利机构The Primary School,提供从学前班到12年级的教育。

以前,遇言姐对普莉希拉的印象是:哈佛学霸、儿科医生、富豪之妻,一个典型的,依靠自我塑造实现美国梦的难民家庭女孩。

提起无法融入哈佛的那些艰难岁月、提起做义工时遇到的底层家庭儿童、提起自己对于患病儿童的束手无策,普莉希拉数次在访谈中掉落热泪。

▲普莉希拉真是位爱哭的姑娘。图为扎克伯格在哈佛演讲,台下的普莉希拉热泪盈眶

相反的,她一度在自卑与自责中饱受煎熬,而这些痛苦经历反过来促使普莉希拉坚定了自己“改变世界,服务世界”的终生使命。

许多人曾经为我打开过一扇门,因此我必须拼尽全力,为他人打开更多的门。如果我不这样做,那就辜负了人生。

有一个叫做Chi Chi的姑娘是我大学4年的好朋友。她说她是越南华裔,爷爷给她的名字是金枝,所以英文对应是Chi Chi。

他们的祖上都是中国人,会说广东话、客家话,早年因为生计背井离乡,后又因为战乱远赴异域。

▲普莉希拉的家人不会讲英文,从小跟奶奶长大的她能讲一口流利的粤语。普莉希拉的中学老师回忆:奶奶是普莉希拉的情感支柱,对她的人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

▲普莉希拉说:在女性主义这个词流行开之前,我的祖母就是一名女性主义者。她总是鼓励我们勇于成功,不因为我和妹妹们是女孩,而对我们的人生划出界限

普莉希拉说,家人虽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,但如同所有的华人家长一样,他们坚信“教育通向更好的生活”。

对此,她的妈妈说:“我不知道什么是SAT考试(美国高考),不过我可以帮忙开车接送。”

说到这,遇言姐插句话:中国人具有大多民族都不具备的一样伟大性格——中国人不是为了自己而活,不是为了当下而活。

所以你看,华人在美国第一代开餐馆,第二代就能出花滑冠军、出哈佛名医、出科学家。

天资聪颖的普莉希拉从小就是学校的优等生,曾被评为“明星学生”,还是负责高中毕业致辞的学生代表(肯定是那一届品学兼优、最好的学生)。

她的高中老师极力鼓励普莉希拉申请哈佛大学,并指导她参加网球运动以便赢得招生委的青睐。

因为无法融入非富即贵、见多识广的同学群体,觉得“自己像个傻子”的普莉希拉甚至打算退学。

我听不懂同学们说的话,他们每个人都妙语如珠、侃侃而谈,我就像个局外人。我唯一的长处只有聪明,可那点所谓的才智在哈佛根本不值一提。

去年,在CNN的采访中,普莉希拉谈及自己在哈佛读书时的艰难经历,用手指边抹眼泪边说。

我十分自责,一定是我做错了什么,遗忘了什么,没能保护这名孩子,令她遭受到了伤害。

我至今记得那一刻我心中的痛苦和愤怒,我想要为这些孩子而战,保护他们不受伤害,永不沦落。

▲普莉希拉说:“底层家庭的孩子们跟不上学校进度,往往是因为疾病、饥饿,与这些生活所需相比,作业根本不是首要问题。”

我必须留下来,留在哈佛,有所作为。这样我才能帮助更多人打开新世界的大门。

普莉希拉在宿舍派对上认识了一个濒临被哈佛开除的小子——他攻破了学校的数据库,把女生的照片放在网上让校友打分。

9年后,志同道合的两个年轻人举办了简单的婚礼,并捐出了99%的脸书股份用于医疗和教育。

▲技术宅遇上学霸女,大家都不讲究花哨。一杯热巧克力就满足了,好像小朋友过家家一样,也是好可爱的说

我们知道对方的激情所在与优点长处,知道如何在合适的时机给予对方建设性的反馈。

在Youtube上,有人在普莉希拉的视频下留言“普莉希拉让扎克伯格变得更人性化(humanize)了”

在扎克伯格那封刷屏的,写给大女儿的公开信中,他特别提到了自己之所以决定投入医疗和教育,是深受普莉希拉的影响。

我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,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爱你,还因为我们对下一代有着道德责任感。

我们相信人生而平等,我们的社会有义务确保所有人,不论种族、出身、生活环境,都有机会获得成功。

▲从哈佛毕业后,普莉希拉在自己建立的小学做了一年老师,之后才升入加州大学医学院攻读儿科医学

2012年,脸书上市的第二天,28岁的扎克伯格和27岁的普莉希拉结婚了。

普莉希拉的手指上没有鸽子蛋一样大的钻戒,而是一枚小小的、小扎自己设计的、样式简单的红宝石。

穿着家常衣服,吃着汉堡可乐。即便是700万美元的住宅,房子本身也是没有豪华感。

▲小扎的住所,简单、清爽,如果不是加州Palo Alto地价惊人,看起来也就是一个普通中产之家

▲普莉希拉说:“孩子们知道妈妈在CZI工作,她们以为爸爸在书店工作,Facebook的“book”给了他们这样的理解。”(也是好可爱的说)

作为一名底层出身的孩子,我有着坚信教育改变人生的父母、有着引导我爱上科学的老师们。但是,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像我一样的幸运。

这激励我去为此奋斗的决心——无论一个人来自何等背景,他都应该有机会去激发潜能,追逐梦想。

但作为国家,我们应该建立一个相对公平的体系。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发展出他们的潜力,而不只是依赖于幸运。

在网红审美泛滥的今日,无论是颜值还是身材,普莉希拉都不符合大多数中国人的审美。

而与独立丰富的精神世界、由内而外的人格魅力相比,舆论所倡导的,时尚的外形与精致的生活,真的没有那么的重要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